“侨”这四十年:新起点,从听见你的声音开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起点,从听见你的声音开始

郑玉珠

  我是一名缅甸华侨,像所有华夏儿女一样,我也热爱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尤其是汉语言文化。

在我七岁那年,一段不远处飘来的对话打开了我学习语言的新大门。从那时起,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言溜进了我的双耳,触动了我的心脏。或许在他们眼里,那本是再普通不过的语言,但在我那小小的世界里,竟是如此的动听。世界上竟有如此动听悦耳的声音吗?就这样,怀着欣喜、惊讶和疑惑,我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询问过妈妈后我知道了,那就是汉语。

我激动不已,立即对妈妈说:我一定要学习汉语。

就这样,我踏入了学习汉语的新大门。可不得不说,环境对于语言的学习是十分重要的。在缅北的那段时间,尽管老师认真负责,尽管我努力学习,但由于地区的差异,让我的汉语始终没有多大的进步,所以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去缅甸“云华师范学院”念书。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进入了那所学校,那里有来自中国的老师,有和我一样热爱汉语的同学们,有我理想中的学习环境。可尽管如此,在刚开始学习的日子里我感到非常吃力和失落。因为当我进入学院才发现,我的汉语原来远远比不上其他人。于是我选择更加努力,在他们午休的时间,我就抽出半小时,一小时,甚至是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学习汉语,练习发音。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汉语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仅仅两年的时间,我便可以用一口比较流利的普通话与大家交流了,这让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不得不说,这一进步让我对汉语的兴趣更加浓厚了。但当我听完学校的朗诵比赛之后,我就完完全全地被汉语迷住了。

虽然那时的我已经能够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但对于学校举行的汉语朗诵比赛,我仍然没有胆量参加。在那里,我听到了《匆匆》。“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来去的中间,又怎样的匆匆呢?”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简简单单一个问题,把我弄得大脑一片空白,对呀,时间究竟是怎样溜走的呢?紧接着,“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自从饭碗里过去……”这是我认为最精妙的回答。洗手,吃饭……这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却又道出了这个问题最直接、最本质的东西。我被这优美的文字吸引了,被朗读者优美的语言吸引了,被汉语那迷人的魅力吸引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日子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更加热爱汉语,更加努力地学习汉语咯。

不知不觉中,我从云毕业了,可当我手里拿着毕业证时,内心却突然变得空落落的,我就这样结束追逐汉语的旅程了吗?我就要这样止步不前了吗?我真的要毕业了吗?

当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并且,我的脑海里闪现这样一句话:去中国留学!我把我的想法第一个告诉了我的汉语老师,因为我在学汉语这方面,真的十分依赖她。我经常去问她问题,毫不夸张地说,我有些时候觉得我是追着她在跑,或者有些时候她可能都快被我问得抓狂了,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会很细心的解答,也是因为老师,我才会对汉语更爱了几分。我看着她的表情从震惊到平静到欣慰,她对我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的热爱汉语。”

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后,与小时候第一次听到汉语时的情况一样,我几乎是飞着回去告诉妈妈的,让我没想到的是,妈妈竟然同意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从小到大,妈妈都一直很支持我的学业,我知道她是非常爱我的,就像我也爱她一样;我也知道她是十分舍不得我的,就像我舍不得她一样。在我诧异于妈妈毫不犹豫的支持时,我也更加坚定了学好汉语的决心。我不能辜负她的心意,也不能辜负自己的梦想。

于是,在今年夏天,我拖着行李,带着梦想来到了中国,来到了华侨大学,来到了我人生中的又一个崭新的起点。

坐在飞机上时,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让我对汉语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是第一次听它时的好奇吗?是学会说汉语时的喜悦吗?是《匆匆》给我带来的美的享受吗?还是毕业时要结束学习汉语的不甘呢?终于,在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想通了,因为我的根,是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我的身体里,流动着的是华夏民族的血脉;我的真正意义上的母语,不就是汉语吗。

我很感谢年幼时期播下的那一粒小小的种子,是它让我有机会明白,这粒种子的根,永远都在中国!

【作者郑玉珠,缅甸华人,华侨大学华文学院学生。指导老师:方芳】

【来源中国侨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