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人百年洋服店曾辉煌一时 如今无人接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华舆微信公众号消息,电影《生缝寸尺心》讲述女主角继承了祖母留下来的裁缝店,并且秉承着祖母的理念——给人缝制可以穿一辈子的衣服。

在吉隆坡的苏丹街,也有一位裁缝师,凭着精湛的手艺让老店走过一个世纪。这间洋服店位于吉隆坡苏丹街,叫“邝福荣洋服店”。

“邝福荣洋服店”第三代传人邝锦流。(文中图片均来自华舆 揭荟颐/摄)

  三代人

探访这家老店铺当天,天空下起阵雨,湿漉漉的街道在雨停后重新热闹起来,游客的身影穿梭于茨厂街、苏丹街和谐街。经历过一个世纪风雨的“邝福荣洋服店”,就坐落在苏丹街一座红白色的骑楼式建筑里。建筑外墙已显残破,铁招牌已经褪色。

推开邝福荣洋服店的大门,门帘上的旧式铃铛应声响起。店里没有顾客,身穿西装的邝锦流独自裁剪着布料,尽管已经70岁,他的声音听上去仍然很响亮。

“一开始,我跟着父亲学习裁缝技巧,后来慢慢有了兴趣,到英国留学拿到了裁缝文凭。”

在11个兄弟姐妹当中,邝锦流排行第10。他告诉捕舆者,年轻时,大家都接受过中英文教育,虽然会到店里帮忙,但却不愿意接手祖上传下来的这间老店。

生意最好的时候,店铺里的10架缝纫机一齐开工。“以前的人勤奋,早上6、7点起床,吃个简单的早餐就开工,一直做到晚上7、8点才关门,除了农历新年休息三天,全年无休。”

旧式建筑的高度足以分割出一间假二楼,空间虽小,但仍能摆放三架缝纫机。假二楼的设计通风,可透过百叶窗看到楼下。以前,洋服店的员工就坐在这里缝制衣服,最后一位员工在2年前退休。如今,邝锦流负责裁剪布料,缝制衣服则外包给在自己家中工作的裁缝师。

邝锦流还记得,有一位老师傅从17岁就在店里做裁缝,一直陪伴了三代人,90多岁时仍每天坐巴士来到店里帮忙。“有一阵子,他两个星期都没来,才知道已经离世。”

1894年,邝锦流的祖父邝劲卓从广东来到新加坡。

与众多“下南洋”的华人一样,邝劲卓受教育的程度不深,只能以体力换取金钱。他在新加坡当了两年人力车夫,因难耐热带气候,移居马来西亚吉隆坡。当年的马来亚受英国人管治,西方文化在当地影响深远。

邝劲卓感觉到,洋服在上流社会非常受宠,甚至可以说前景无限。他跟随裁缝师傅学习手艺,并于1915年在苏丹街51号创立了“邝福荣洋服店”,寓意“福气荣华”。

洋服店创办人邝劲卓。

  这是第一间店面,空间狭小。创业初期,邝劲卓还接了罗宾森洋行和约翰莱德洋行的外包裁缝工作。这两间百货洋行由英国人经营,专门出售英国和欧洲的进口商品。

邝劲卓与这两间百货洋行维持友好关系多年,并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不到3年时间,他就买了一辆奥斯丁7开蓬老爷车,还请了一名印度司机。

1945年,独子邝秉权接手店铺。之后的30多年,是这家店铺最辉煌的一段时期。凭借一口流利的英文,大量外国顾客来光顾。不仅有当时英国驻马来西亚的高级官员、士兵,还有商界精英。马来西亚独立后,国家最高元首也成了他们的顾客,在这里定制西服。

大马首相和毛泽东见面,穿邝福荣洋服

1974年,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萨访华,马中两国正式建交。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与毛泽东主席会见时,穿的正是邝秉权亲手缝制的衣服。

“阿都拉萨首相回国后,特意送了亲笔签名的照片给我们。他还悄悄透露,毛泽东主席一年才做两件新衣服,而他每个月都可添新装……” 在店里,邝锦流指着墙上的照片说道。那一年,大马最高元首阿都哈林访问英国,穿的衣服也是出自邝福荣洋服店。官员之间的相互推荐,让“邝福荣”的名气越来越大。

邝锦流手上的帽子属于前英国驻马最高专员邓普勒,当年邓普勒结束服务返英,留下了一些私人物品。至于这顶帽子如何落在邝福荣洋服店,一直无人知晓。

1977年,“邝福荣”被钦点为 “皇室裁缝师”。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当时,裁缝业流行使用“粘衬”(即用胶水粘上内衬),但“邝福荣”不为所动。迄今为止,他们一直坚持“手缝”内衬。在洋服店定制一套西装,需要花20天甚至1个月。虽然制作时间长,但是全手工制作的衣服不会走样,也更耐穿。不少顾客,甚至会回馈一封感谢信——迄今它们都被完好地保存着。

“有位姓冯的老顾客,从我父亲那一代开始,每次过年习惯到我们店做几套新衣。几个月前,他庆祝90岁大寿,特地订制了一套西装,还邀请我出席。” 邝锦流告诉捕舆者。

“凡事有始有终”

103年的日积月累,裁缝业却难逃时代洪流的席卷。在追求生产效率的时代,时间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裁缝业的学问很深,经常会遇到棘手之事,只能边做边学,年轻的学徒往往熬不过最辛苦的阶段就放弃了。”也有一些学徒,学到本领之后就离开,自立门户——做师傅的邝锦流心里清楚,但并不责备。

店铺里的每件物品都使用了好几代,包括这张木桌。洋服的缝制过程需时约3至5个星期。

学徒容易放弃,家族成员也无意接班,“邝福荣”的金字招牌,眼见着就要止于第三代。对此,邝锦流很坦然,他觉得“凡事有始有终”,虽然没人接班,但自己仍享受当裁缝的乐趣。

采访当天,捕舆者遇到一对华族父子专程来拜访邝锦流。其中的父亲邝志胜,自小就住在苏丹街附近,现在的他已满头华发。

“邝福荣洋服店可以说是苏丹街标志性的店铺,我在这里做过几套西装,手工细致,穿起来也很合身。今天带儿子来拜访,顺便看看老朋友(邝锦流)。” 忆起早期吉隆坡的景象,邝志胜也很感慨。

“以前这里有各行各业,需要的东西都能在苏丹街找到。现在的年轻一辈不喜欢逛老街,许多老店面亏损严重,或是因为无人接手而结业。”

撰稿:揭荟颐(马来西亚)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