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挺医师采访录

2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自从2013年下半年起,我的咽喉就时常沙哑,感冒症状一直伴随着我。由于当时并没有非常严重,在疏忽之下,我始终没有去治疗。于是,对于我在吃饭过程中突然的小声咳嗽,自己觉得都不存在很大的阻碍,毕竟这并不影响我的交谈。几年过去了,病情越来越严重。我突然发现,不仅仅是在就餐的时间,乃至于茶余饭后,自己闲下来交谈时,也会哮踹不止。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于是,感慨于久病不治终成疾的我终止了工作,以为这样的大病必然需要住院几周,甚至是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安然康复。经过韩会长的推荐,我来到天主教会资助的一家医院,那里有一个著名的泰国华侨,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医医师,名叫陈少挺。

他的私人医院并不大,小小的诊所,看上去像个私密的疗养院。上面布满了中医的各种穴位的位置,人体机构剖析图,还有中医国师唐祖宣的题词(右侧:继承发扬中医药学,为世界人民健康服务)。咋一看上去,就像是专门为弘扬中医文化所举办的展览会一般。已经病入膏肓的我并没有多少时间顾及这些名人字画和中医人体结构图。待坐定,陈少挺医师让我张开嘴巴,稍微看了一下我的喉咙。感慨道,你这个病确实有点严重了,但也不是完全无法医治!正说间,他不慌不忙地走进药房,亲手为我取下了根治秘方。看着他柜子上琳琅满目的药品,我有一种晕头转向的感觉,实在是弄不懂他是如何娴熟到几秒钟的时间就从中取出针对我的药品来的——那是十袋用纱布包好的黑色粉末。他说,良药苦口,虽然我的药有点苦涩,但是他的效用是巨大的,可以根治你的顽疾。你每天饭后趁热喝下,积累了三年的支气管哮踹便可痊愈。

我望着这十包用纱布包装的粉末发呆,感觉有些无所适从。抱着尝试的心态,我打开其中一包,用热气腾腾的开水趁热喝下,顿觉苦涩难忍,呕吐不止。几分钟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喉咙似乎比以前要润滑一点,但是咳嗽还是比较严重,只是不是那么致命了。当然,这应该也是必然的吧!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这样的重病是不可能一瞬间根除的。于是,我抱着“求仁得仁,夫复何求”的心态,持续服用陈少挺医师为我准备的仙丹,两个星期之后,发现病情竟得到了大面积的好转!在欣慰之余,我也不禁感慨中医的神奇。要不是这位神医的指点,我的生命可能会止于哮踹这个病魔的身上呢!两个星期之后,我重又拜访了根治我咳嗽的这位名医。他见我病魔已除,不禁喜笑颜开。欣欣然间,他打开了一个神秘的盖子,里面有他的导师唐祖宣(唐祖宣也是中国近现代中医理论的奠基人)为自己心爱的弟子留下的中医奇书——《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两本书的作者是中华历史上的中医医圣张仲景,后来经唐祖宣改编,已经成为了中医理论研究的一大瑰宝。我本来希望将我们彼此的访谈录制下来,但是最后还是被陈医生以“过于走形式”为由拒绝了。他希望人与人的关系尽量朴实而厚重,而作为一个中医医师,帮助带病的人,让他们可以从病痛中走出来,享受自己生命中的快乐与安详,乃是一个医生的使命与真谛。对于此,除了感谢,我又可以说出什么来呢?

临走之时,他再一次为我做了针灸调理,并再三嘱咐我调整自己的饮食结构,多运动(生命因此而有意义),平时也可以多去公园里走走,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我再一次感激了他那救死扶伤的豪迈气魄与淡泊名利的中医精神,并最后一次与他挥手道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