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医专家田华 吴昊视角

8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我乘坐曼谷BTS到Nana站,据说这里有一位名叫田华的中医,医术高明,仁慈宽厚。几十年前,人们对中医是将信将疑的,总认为这其实是一种“巫术”,方舟子曾对其批判道:“中医并不经过严格的双盲实验,所以不能称之为一种严谨的科学”,它诞生于经验,是一种感性医学,而非西方式的量化医学,理性医学。怀着一种忐忑的心理,我决定去他的Lekang诊所一探究竟。

田华医生的门诊位于Nana站和Asok站之间(10 Soi Sukhumvit 13, Khwaeng Khlong Toei Nuea, Khet Watthana, Krung Thep Maha Nakhon 10110),Sukhumvit是曼谷出了名的富人区,许多有钱的欧洲企业家都在这里居住,开放时间为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10点到晚上7点,周末休息,电话081 355 8736,由于诊所非常受欢迎,许多曼谷本地人也慕名而来,小到平民阶层,大到巴育总理的岳父,所以如果您如果想体验这里的中医理疗的话,可是要预约的哦!

The Trendy Office Building是Sukhumvit一带著名的写字楼,有四个国家的驻泰领事馆驻扎于此地。乘坐电梯上到二楼,一段象征着健康的绿色文字引来大家的关注——Lekang Clinic(乐康诊所,所谓“乐康”,即使健康快乐,开心幸福)。轻轻地推开大门,迎宾台光鲜柔美,装潢雅致,令人感到心情舒畅。其实曼谷还有许多这样的私人诊所,像曼谷医院(Bangkok Hospital,提供多语言服务,医院内还有自己的轻音乐队,咖啡厅,艺术品展览馆等),康明医院等,通过收取高昂的费用让患者将“接受治疗”转变为“享受治疗”,带着做泰式按摩的心境走入这家诊所,你将会收获更多。

走到里层,田华医生挥了挥手臂,欢迎我的来访。他示意我不要发出过大的声音,以免吵到了来求诊的病人。他的办公室宽敞而明亮,一张冗长的白沙发靠在墙边,上面是一幅如来佛像。医生的爱好广泛,他不单对中医颇有研究,对中华书法和绘画也有一定的涉猎。待坐定,我还没来得及向他提问,他抢先开始关注我的病情来了。

很质朴的几段问候,话匣子已经被打开,田华医师家财万贯,但在我面前,却没有任何傲慢和做作,他平易近人的性格打动了我。喝了几杯清茶之后,他开始侃侃而谈自己的诊断经历,从中共元老到燕飞(?)上将,从中国银行行长到房地产开发商的公子,那段被众人好评如潮的经历被他娓娓道来,简直让人羡慕死了。其实,我在采访之前就已经备足了功课,田华教授是中国中医癫痫病专家,本身就生于中医世家的他,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潜心研究,十余年来,主攻癫痫病的临床和实验研究,成功地研制出了癫痫病的克星癫克星胶囊系列,该产品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由于自己医术的超高,使得十多年来,在中国,东南亚,乃至日本,德国,法国,美国……人们都在不断传颂着一个响亮的名字——田华,甚至连许多国家元首都是他的座上宾呢!

说着说着,就到了午餐的时间了,他请我吃了Yoo Restaurant的鱼丸子,说这很补身体。吃罢,他观察了一下我的脸色,发现我最近肾有点衰弱,希望可以为我补补。于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田华医生不但对癫痫有研究,对男性肾的滋补也有一套。田华老师笑称,他的方子,都是经过特殊的炮制,药力变得威猛,霸道,三天能得到缓解,一周就有明显改善,有的人一周后男性功能提高,有的人一个月男科问题彻底解决。经过多次临床验证,都取得了惊人的效果。田华医生本身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湖南学医,河南行医,在郑州做研究,做出世界级的产品后,开始周游世界,弘扬田氏医术,造福人类。(田氏中医补肾配方:马鹿茸、西洋参、益智仁、刺五加、桑葚、枸杞子、肉桂、白果、莲子,这些植物都是世界上雄性荷尔蒙最高的物种,荷尔蒙水平是成年男性的5000倍,科学研究已经证实,这些配方中含有两种对男性非常有效的物质,一种是纯生物睾酮,另外一种是高活性精元蛋白,可以帮助男性快速强壮肌肉、增加耐力和爆发力,同时又没有丝毫的副作用,这是目前最天然、最安全有效的男性补充剂)

田华医生走进理疗室,更换了一层白纱布,让我换上他们的理疗服,修整片刻之后,中医理疗开始了。目前理疗院里提供四种服务(从左到右依次是刮痧,草药电疗,针刺和拔罐),四种不同的中医理疗方式的侧重面不一样(详细资料请参见附录),医生根据你身体的实际情况为你规划出不同的治疗方案,让你用最实惠的价格获得最好的中医理疗(当然,由于这里药物的名贵性,相比一般的中医按摩店,收取的费用会稍贵一些)

我换上衣裤,静静地躺在床上,按摩师为我敷上草药,装备上电击器材,我开始了“田氏电疗体验”。起初感觉有些不适应,背部和腰部感觉麻麻的,我问田医生,这正常吗?他点了点头,说力度还不够,只有你的腿部感受到电击才是正常的呢!于是我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开始了“全身电麻”。30分钟后,按摩师将器械取下,我的腿部还是感觉酸酸的。之后便开始了针刺和拔罐流程,看到我浑身紧张的样子,田医生笑着让我放松,说肌肉在紧绷状态的话,针刺下去反而更疼。我细细地感受着针灸刺下去的瞬间,有点像自己抽血时,针头刺入我手腕的那一刻,带有一点微痛,带有一丝惊叹。拔罐相对要轻松许多,虽然没有用火点着,但罐内的气流还是有些微热,有时跳到自己的北背部,感觉一阵一阵的。拔罐和针灸的理疗时间都是30分钟。最后就是精油开背了,SPA的本意为(Solus Par Agula,拉丁文,原因为健康在水中),背部抹上精油之后,有一种浸没在水中的感觉。末了,田华医生笑言,我选择的精油都是非常名贵的,一般的小店铺可是买不着的哦!

末了,田医生挥了挥手,向我告别,由于他的私人诊所每天晚上七点就打烊了,所以我不得不和商会的老板商量,将部分工作留在晚上进行,自己每天下午四点到那边去接受理疗。我的公司在PhayaThai(N2),他的诊所在Asok(E4),尽管往来奔波很辛苦,但是看到疗效确实还可以,自己也就觉得很值得。

第二天清晨,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响亮的哈欠,突然发现自己精神焕发,活力恢复,大脑运转敏捷,不禁感慨,这中医可真神啊!尽管看起来有些“巫术”的感觉,但是必然有它的科学道理在其中——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在我的病痛中发生了一场大博弈,让我惊吓而又不得不佩服的是,一向以实证主义为先导的我,不得不被中医那“巫术般”的技法所折服了。

附录:拔罐,刮痧,草药电疗与针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