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代夫 吴昊视角

265

在机场附近的小旅社驻留一夜后,我搭上了泰国亚航FD177次航班,从曼谷往马累进发。有幸坐在窗前,目睹了彩虹的五彩斑斓,和群岛环礁的碧绿盎然。天空中朵朵白云散落于其间,好似一片片装饰物,给彩虹和环礁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

小小的走道连接着机场和码头,才下飞机,只消几步路,便是海洋。不同于太平洋的蔚蓝壮阔,青绿色的印度洋亦有自己的风采。水手们的吆喝声,游客的呼喊声,当地土人的欢笑声,汇于一体,伴随着树叶的颤抖,鸟儿的鸣叫和浪花的崩腾,弥漫于空中。

鸣一声汽笛,快艇(Speedboat)开动了。如一叶孤舟,淌着无垠的碧海。几分钟后,快艇缓缓靠岸,船长张开手臂,恰如交响乐团的总指挥,协调把控着整艘船的航向。就这样,我从机场岛屿胡鲁马累(Hulhumale)来到了马尔代夫的主岛——马累(Male)。

马累虽小(面积约1.5平方公里),却又五脏俱全。有总统府,有寺庙,有海滩,有球场,简直赛过了直布陀罗(Gibraltar)和皮特凯恩(Pitcairn)!我预订的酒店(Staying with family by Airbnb 321.70人民币)附近有座不大不小的清真寺,即使在夜幕降临之时,它依然庄严而又肃穆。台上并无领袖,真主却俨然印刻在了众信徒的心中。虽然他们服装各异,并无排演,但每有广播报出“阿拉(穆罕默德)”之名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双膝跪地。礼毕,一行人逐渐走散去,清真寺迸发出的白光在黑夜中显得透明而澄澈。仿佛屹立在孤岛上的一条指路烛灯,穿透着无边的黑暗(Shed the light through the darkness),指引着岛民们前行。

有人的地方,便有游戏与音乐(当然,这两者本身又是不可分割的)。君不见井字棋(Tic-Tac-Toe)在方圆一个平方的游乐场内熠熠生辉么?成龙的电影,好莱坞的系列,当然也包括Celion Dion的唱片,即便在印度洋的明珠上,它们依然可以被奏响和鸣唱。

与码头相反的一侧,是一片米色的人工沙滩,蔚蓝的天空,将青绿的海水也染成蓝色了。远方的高楼大厦正徐徐升起,近处的茅草屋宛如一个个巨大的遮阳伞,将马尔代夫的热浪拒之户外。沙滩的正中央是一座广场状的钓鱼台。渔人不为鱼发愁,钓上后索性将吊杆高高甩入空中,几条小鱼被这样废弃在台上,有的已经死去,有的仍然半死不活,扑腾扑腾地,演绎着食物链的激烈与残酷。

清真寺内,白白的圆顶,金光闪闪的烛灯高高耸立。在传说中,《古兰经》具备“驱邪”的魔力,正是这本经书,保佑着马尔代夫这片群岛免遭鬼怪的入侵。于是,岛民们也就人手一册,用这种神奇的魔方捣毁着恶魔的巢穴。

你有你的曲高和寡,我有我的下里巴人。即便在一片巴掌大的小岛上,社会阶层依然是存在的。例如,这座岛上既有Food Drink这样的高档会所,也有“居民委员会”这样的平民娱乐室。会所里的人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看着文雅的喜剧,平民娱乐室内的群众则一手抓头,一手握拳,听着他们领导的讲话。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如是而已。

你见过他们洗头的方式么?那是用椰子树雕琢而成的器皿,雨水融入灌内,再通过一个小沙漏流出来。女孩微笑着,肌肤黝黑而嫩黄,牙齿洁白而透亮,她背后的倒影映入沙堆中,依稀可见。夕阳西下,椰子树俯下身子,温柔地垂过沙地,向人们展示着她们优雅的身段。

从主岛出发,不到30分钟,便可看到第一座孤岛(Maafushi)。是日波涛汹涌,水上屋却盎然无恙。霞光染红了天空,浪花泛起滚滚涟漪,惹得平静的海面蹦跳不停。热浪袭来,我不禁封住口鼻,任由屡屡热气弥漫过我的头顶。

夜已深,Maafushi的情景却是两极分化的。一头是缤纷的霓虹和拥挤的人群,另一头却是戒备森严的铁丝网和防备紧密的照明灯。前者是通往典雅与悠秀的康庄大道,后者则是迈向监狱与坟场的幽暗小径。这两者竟间隔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不禁让人喟叹,从天堂到地狱,竟如此遥远,而又如此接近。

到了外岛,海水的颜色从蓝色又转回了青绿,沙滩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脚印,水的颜色则逐渐加深,由青绿到深绿。有些沙地汇聚成了堤坝,一直蔓延到海水中部。左右两侧的岩石覆盖着斜坡,白白的云朵照耀着天空。曾记否?那是儿时的颜色,它发生在我们玩游戏时,捉迷藏时,在海边捕鱼时。蓝与绿的璀璨,在海天相接处交融。

破旧的小船,无依无靠地倚在岸边。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它已经多少年没有下海了。台阶旁堆满了木头,这或许是渔人的火篝吧!打渔的人是辛苦的,他们白天下海,晚上生火。现在,这些都已经化为朽木,而我们依然可以观察到它往昔的情景。岛上校园的涂鸦生动活泼,几个小人手舞足蹈,它们跳着,叫着,从I won’t do it到 Yes I did it ,也许只是一个态度的转变而已。

谁说马尔代夫没有远海景?试看,虽然没有群山环绕,但Maafushi有高屋建瓴,站在屋顶,高高眺望,它美丽,它迷人,它有魅力!岛上的居民喜欢什么?—— 荡秋千!一块方形网状铁丝,竖起四根绳子,将它们悬挂在树上,便是一个简单的秋千。岛上何处无微风?只要稍微使力,便可逍遥无穷。

当权者仰望权力,无权者仰望星空。圣诞的夜,或许更迷人乎?只消在沙地上腾起一面帐篷,我今夜便沉眠于此地。或许我们还可以架设一张舞台,配上当地最著名的歌手Bob,和吉他手Joe,我大家带来更倾心的圣诞之夜呢!

想看看岛民是如何过圣诞之夜的吗?那是一座点燃的城堡,尽管你无法在这座岛上找到它,但它却在你的心中。白色的烛光明亮了餐桌上的美食,游客们一边听着音乐,一边享受着这圣诞之光,喜悦之情,笼罩在整个微风之中。

要不要再来一盘西式甜点?又或许,来一碟日式寿司,亦或是马尔代夫式生鱼片和吞拿鱼片?当然,我们还少不了虾仁和扇贝。这是非常优美的海鲜组合,印度洋海鲜,日式料理,欧美甜点,三位一体,产生了动人的立体口感。

Guraidhoo的运气可就没有Maafushi那么好了。这里的岛屿要更小一些,而且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你瞧!废弃的砖瓦,到处都是,也没有人愿意去搭理。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片古迹。这里有一座小型的幼儿园,墙壁上还有明快的儿歌——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I wish for you and here you are (小星星,我为你许愿),清晰而又活泼。

这是镇子上的一个小酒吧,尽管快到年末,小店依然开张。如果你往近处看,你会发现,走道是空的,顶端有一个七级台阶高的榻榻米。上面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你找不到同伴,也许,你唯一的伙伴,就是透射过酒杯的月光,以及酒水倒影下的你的内心。

我有幸住到了一间海景房。打开天窗,便是海阔天空。沿着沙滩的海岸线上有一圈油瓶堆起来的小堡垒,它宛如一个沿着海岸线耸立的万里长城,阻隔着碧海和沙滩。

如果你仍有兴致观望的话,不妨来个野炊(BBQ)吧!让我们烧起木炭,点燃火苗。请让你想象一副画面,桌上的餐具整齐摆放着,远远望去,映入你眼帘的是这样一副画卷,碧色的蓝天,舒坦着的游艇,以及一字摆开的水上屋。如果你想冲淡来自印度洋的热浪的话,可以来一杯橙汁。一边享受着自己烤出来的食物,一边阅览着眼前这大自然的画卷,不亦说乎?如果你觉得大自然的画卷依然稍逊风骚,那就不妨看看这人工的画卷吧!这是大自然的舞蹈,微风吹打着海岸,水下有鲨鱼飘过,吓得其它小鱼赶紧回避。海的彼岸,是一座无人小岛,如果你有闲心的话,就乘一座木舟,带上一把吉他吧!也许SOLO会更适合你的风格。

空地上,众人手拉手围成一圈,观摩着他们伟人慷慨激昂的演说。他们时而齐声呼应,时而将手臂高举于头顶之上,时而沉静,耐心地倾听,时而微微点头,以表赞许之意。这场仪式在小岛上庄严地进行着,摄像师严肃而敏锐地捕捉着仪式的全程。

下面这个小岛以垂钓而闻名遐迩。你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它的主餐厅和县政府都有“鱼”的痕迹(主餐厅的海洋化石,县政府的小鱼塘)。化石错落有致,龙虾的胡须长长地拉下沙地,各种贝类张开双唇,吸允着空中的尘埃。鱼塘中的小鱼们争先恐后地竞技着,似乎谁也不甘落后于众。

谁是帝王?谁是阶下囚?小岛墙壁的涂鸦上描绘着政治人物的风风雨雨。也许他昨日曾风云一时,也许一个闪失,明日就会被送上断头台呢!这样的历史轮回,在Rasdhoo岛上依然是成立的。Baarah在2013年竞选总统,而前主席Nasheed作为民主运动领袖,却被捕入狱,真可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我曾经在帕劳群岛见过真正的“人民公仆大楼”,没有华丽的地毯,也没有铺张的设置,州政府甚至比许多帕劳土人的公寓楼还要简陋。来到Rasdhoo岛后,见到这里的“政府大楼”,又是同样的一番感慨。没有空调,没有沙发。当然,公务员也慵懒散漫,当天无事可做的话,就干脆不上班好了。

当地岛民温文尔雅,你若挥动双手,他们也会亲热地向你打招呼。乡村的老师们也不忘记给自己的得意门生“开小灶”。你看,一个老奶奶要同时面对七个学生,这要有多大的耐心啊!

虽然说外岛的日用品基本上依赖于进口,但这里的岛民依然不忘自力更生。那一箩筐铺在地面上的红枣,便是例证。家里的寡妇在闲时也不忘为自己编织一捆草席,为来年的茅屋添上更为坚实的木料。

当然,小镇的居民也不忘玩另类,小孩子们会从主岛马累买进一些时尚的玩具小车。如果你是个浮潜高手的话,他们也会把独木舟(Canoe and Kayak)推荐给你。如果你把握不好平衡的话,很有可能摔倒的哦!

岛上的运动项目更是丰富多彩。你有见过内置一个篮球场的警察局吗?你有见过坐落在两个公寓楼之间的沙滩排球浴场吗?当然,还有最中央的体育场。爱好跑步的岛民自然不会错过。

最后,如果你是一个细心的游客的话,会发现岛上有一个地方是可以做Jacucci的哦!它位于该岛最豪华的酒店Tesoro Rasdhoo View的顶楼。我是下午发现的,当天房间没有热水,酒店服务员很热心地烧了两桶热水给我。借着炎炎的烈日,我在浴缸内做了一次天然的SPA。

树随风飘舞,伴随着清晨的风,我乘坐Hawks Ocean来到了下一个驿站(Thoddoo)。

这个岛比之前的都大2—3倍,它是一个罕见的“果园岛”。岛的西边遍布着各种果树,西瓜树,木瓜树,椰子树,一应俱全。我下榻的酒店(Cozy,comft rooms in thoddoo sand by Airbnb 50美金)给了我一份别开生面的惊喜!擦汗巾和开胃汁,加上开胃果,这是我来“果园岛”感受到的第一份厚礼。第二天醒来,发现这里的早餐居然也是“果园Style”的!主打产品自然是西瓜+木瓜,于是我决定登岛一探究竟。

这里的果树亭亭玉立,高耸入云的椰子树则散乱地坐落在周围。陷入丛林之中,你会发现,大自然的旋律竟然是那么优美!风吹绿树的唰唰声,枝头的鸟鸣声,渔夫的吆喝声以及大海的呼啸声融于一体。我想,如果有人可以把这些声音柔和进人类杰出的诗歌作品中,想必又是一部杰作吧!

大海边,一个裸露肩膀的少年推着一个年迈的老人前行。老人安详地坐在轮椅上,那位少年一瘸一拐地扶着老人,画面温馨而又动人。不远处,几位渔夫拉着哨子,慢慢地把货物卸下来,呼喊声和吆喝声不绝于耳。

小小果园,沙龙时尚而靓丽,果汁清新而可人。就地取材,原汁原味,君若有幸,不妨一品。

重返马累,登高而招,风景可曾更美?坐卧仁民酒店(Hotel Jen Male)的泳池畔极目远眺,小岛,游艇,码头,大海,一切都是那么精致而逼真。君见否?一艘游艇缓缓掠过湖面,掀起一朵朵优雅的浪花,拍打着绵延的海岸线?君见否?一片蔚蓝的海环绕着碧绿的山,生机盎然而又呢娜多姿,那是哪位天神的杰作?将那华丽的乐章谱颂给大地?

想看看岛民是怎样过新年的吗?Mahibadhoo的人们兴高采烈地走在靠近沙滩的近海边,用手中的火炬划出了“2017”这四个数字,来祭奠逝去的那一年。只见微风拂过海面,“2017”熠熠生辉。同一时间,岸上的岛民则用他们的荧光棒摆出了“2018”。新年,新兆头,那五颜六色的烛光将新年的光芒映射到家家户户。

绿荫下,泡上一杯浓浓的咖啡,那是一片忧郁而又淡雅的香。广袤的印度洋海面并没有吹散夏日的炎热,但绿叶的遮掩却给了游客清凉。细细地去品一口当地的黑咖啡,原汁原味,感悟马尔代夫般的异域风情。

那里的孩子们都很平穷,但他们乐观而又和蔼。岛上有各种关怀机构,可以让国外旅客对他们进行捐助活动。我向他们打招呼时,那些孩子突然蜷缩在一块,战战兢兢地,似乎在打量着什么阴谋诡计。当我举着相机准备拍照时,一个女孩终于坐不住了,她支开门,那群孩子一溜烟似地钻入门后躲避我的摄像头,羞羞答答地,仿佛没有见过世面一般。

曾经同为英联邦岛国的斐济人喜欢橄榄球,而马尔代夫人则更爱踢足球。无论是在学校的操场上,还是街边的涂鸦上,都保留着他们玩耍,嬉戏的痕迹。墙上的2014年巴西世界杯图样更是展现了岛民对外来世界的足球竞技文化的美好愿景和展望。

岛上有一座宏伟的大学(Villa College),虽然只有一栋小平房,但却科系齐全,部署周密。学生们披着伊斯兰黑布纱,仔细认真地预览着答卷,教职工们耐心地整理着柜子上的书卷,一副严肃拘谨的样子。

独自包下整条船,独坐船头,远方一片汪洋大海。掌舵员挥舞着手中的方向盘,不久后,我听见了一群乌鸦的鸣叫声。到了,那是被俗称“乌鸦岛”的Hangnaameedhoo。

这是一片人烟稀少的荒岛。由于远离市政区,节日的气氛并不是太浓烈。只见一个透明胶布缝好的塑料木板上,印刻着“Welcome 2018”这几个大字。它的旁边是一座丰碑,Hangnaameedhoo这个词清晰地印刻在其上。欢迎登岛!Hangnaameedhoo!欢迎来到这片充满乌鸦的海洋!Hangnaameedhoo!

 这里的乌鸦遍布各地,树枝上的,竹竿上的,海边的,白色的,黑色的,五彩斑斓。如果整个岛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的话,那么乌鸦则是点缀。舞台上走秀的美女总是喜欢将自己的额头上镶嵌上一块黑色的痣,那是一种残缺的美,宛若米洛斯的维纳斯,断臂这种缺憾,反倒让她变得更加美丽。走近一片丛林,只听见呱呱的叫喊声,翅膀的抖动声,延绵起伏,络绎不绝。

带着一年的快乐与丰收,大伙儿纷纷将自己准备过冬的食品摆放出来。有雪白的大米,黄黄的豆制品。那是积累一年的果实,那是丰收的喜悦。大家庆祝着节日的凯旋,打开铺盖,咀嚼着豆香,他们用这种方式品尝着上帝给劳动者的馈赠。这也许是来年的一个好兆头,2018,有了大米和黄豆,我们的生活更精彩!

让我们燃起一堆篝火吧!让那熊熊的火焰去照亮海边的沙地。让大家在椰子树下乘凉的同时,不要忘记一起围绕在篝火周围放声高歌,让乌鸦在我们头顶随意盘旋。唱时不要忘记击掌欢庆,那是美的旋律,带领着我们去感悟印度洋夏夜的精彩。

Hangnaameedhoo的码头是立方状的,像一个方形的蓄水槽。其中有一个边缘是和马尔代夫海相连的,其余三个都靠近陆地。这里多有船只出入,偶尔会遇见狂风怒吼,挂到一片枝干,芭蕉叶轰然倒地,仿佛一排排倒下的士兵。

这是一个比Hangnaameedhoo更加患无人烟的小岛,整个岛上甚至没有WIFI覆盖,只有一家医院,一个木制餐厅,和两个还没有开张的GuestHouse(民宿),但是,这里的岛民依旧热情而奔放。这里的店铺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像是多年没有装修过的老宅。

你可曾想过,在这样一片荒岛上,我们仍然可以发现许多文明世界的痕迹!在墙壁之间的缝隙中,一个中等大小的电话亭愕然屹立于其上,它就像联络着小岛和外部世界的通道,而玩过手推车的朋友们对这个装置一定不会感到陌生——那是一阵秋风扫落叶的清凉快感,夏日香气,扑面而来。

这就是岛上的餐厅了,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明亮的灯火,一切都是那么简朴而自然。这是一种纯粹的美。这里的气氛十分幽静,没有人打搅,大家可以愉快地进行倾心交谈,朋友们来叙叙旧,欢快而又激昂。

海潮旁,耸立着一块块盛开着的墓碑,那是逝者安息的地方。人,赤裸裸地出生,赤裸裸地失去,生于自然,死于自然。将墓碑安放于海边的丛林中,自然是对于逝者最大的尊敬。

海面上,天刚刚亮起来,日出升起的屡屡霞光映红了白白的云朵。该告别了!Mandhoo!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云朵擦干了我眼角闪落的泪花,日出照耀着我的新旅程。

海鸥岛(如图,由于西边有一条狭长的海面通道,这种天然景观吸引了无数海鸥来这里午休,这也是我将这个小岛命名为“海鸥岛”的原因),不仅仅是海鸥而已。请让我闭上你的眼睛,绽放出你的想象,在一片碧绿的大海中,横起一座修长的白沙滩,纤细的沙粒可以抚平脚趾上的皱纹。海水时不时地漫过沙地,让那座海中的“桥梁”若隐若现。霎时间,一群海鸥飞过来了。他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我不得而知。我不禁往前迈出几步,尽管分明知道打扰他们午休是一种罪恶。于是,海鸥们不约而同地飞起来了,它们在海的上方盘旋,飞舞,动情地打量着对方,好似恋人的嬉戏。

俄而,一条小鱼被拍死在沙滩上,我兴奋地拍着照片,不知那些海鸥们有没有察觉呢?我想,经过午睡的一宿,它们应该会散去吧!有时候,我真的好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只海鸥,参与到它们的队伍之中,无拘无束地,快乐地,走过我一生。

枯藤,老树,昏鸦,那是谁的船舶在岸边挣扎?也许有来人可以问一问,那腐朽的木雕,到底遮蔽了多少古今的文化?那独孤的船舱里,又隐含着多少文人墨客的诗韵与佳话?岁月就像一张无情的纸宣,即使船舱空空如也,纵然纸上并不点滴墨迹,几百年,几千年过后,它终将会成为一片深幽的大海。

离开马累,回到曼谷,一段神奇的旅程就这样结束了,伴随着喜悦,忧伤,欢乐与激动,当然,也有我的许多留恋,我离开了马尔代夫。返回的途中,从我脑中闪过的,依旧是那些海,那些朴素的居民村,以及那些精致而各有特色的小岛。回到曼谷,天已黑。没有过多的洗漱和沐浴,倒头便睡着了。由于时差的原因,第二天很晚才起来。看着楼下车辆遍地的WongsaWang大街,我才如梦方醒,原来自己已经回到了现代都市中。就这样,为时十七天的马尔代夫神奇之旅结束了,我理了理背上的行囊,用这些干瘪的文字尽力地展现马尔代夫群岛的美。我希望籍此机会,向游人们展现出除了大海,青空,沙滩,绿树以外的马尔代夫,一个纵有千岛,但岛岛皆不同的马尔代夫,我觉得这才是印度洋上的明珠给我们带来的真正动怆。

分享: